文字笑话

找到了一个糟糕的室友,和提前步入婚姻生活有什么区别? 没有的,都是每天身心俱疲,但是死活不想回家,想在外面鬼混,想着怎么把家里那个人扫地出门。

事带孩子出去走走,遇到一群人送过世的老人上山,孩子看着抬着的遗像:“那人怎么了?” 同事答:“死了。” 孩子点点头:“死了!死哪里去了?”

看到个心里测试,想逗一逗大Boss家的小萝莉(十岁), 于是问她:如果你和另一个人同时骑着自行车上独木桥,你俩的方向正好相迎,你该怎么办? 小萝莉淡淡的回答我:下车,站稳,然后以自行车给他抡下水!!!! 妹的,果然是当老板的料,够狠!!!!!!!

蜀黍:“你为什么要偷邻居家的贵宾犬。” 小明:“我没偷。” 蜀黍:“那贵宾犬为什么到你家了。” 小明:“那天我去晨运,路上捡了根绳子, 拿回家一看,噢他妈的后面既然还跟着一条贵宾犬。”

早上,我因为赶时间,便买了几个包子到公司吃。 看见一位同事,我顺手递去一个包子。 同事推辞说:“我吃过早饭了。” 我实心实意的说:“这可是狗不理包子啊!” 同事迟疑片刻... 终于接过了包子。

弟弟上小学一年级了,学习可认真啦, 放学才刚到家,就拿起语文书坐在门口开始读生词了:“洗衣机——洗——衣——机——” 老爸下班回家正好听到,几个大巴掌就扇过去:“让你不好好学!让你不好好学!妈的都上小学了连拼音都不会拼!”

有一哥们比较胖,上了公车,滴了卡走到中间, 这时一三岁小女孩站了起来说:“叔叔,给你坐吧。” 正当这哥们说完真乖的时候,这时小女孩摸了摸那哥们的肚子说:“叔叔,你家宝宝几个月了?” 全车人都差点笑喷了…

和老公恋爱前他曾借我三百元,装傻也不还我,我只好每天在他面前多晃两圈暗示他还钱。当时我们只是同事,总在他面前晃,别人就说我们恋爱了,然后就真恋爱了,现在儿子都九岁了,想想这三百元从未有正式名义还过。这是多大骗局啊!!

课间大休息的时候,我们班几个人男生走着去厕所。 路上调侃周旺说:“周旺啊,你的初吻早就被那个谁给夺走了吧!” 只见他低头不语,见此我就又说了一句:“一定是被你家那条小狗夺走了”,说完我就大笑起来。 没想到立刻周旺的同桌就站起来,大骂句:“你才是狗呢!” 顿时我们几个人人都看着他们,一阵笑……

咱这脑筋就是灵 自家牛犊死了,二傻子暗暗兴奋:“咱这两天正缺钱花。把这皮一剥,肉一卖,不就是一笔钱么?”他借了把杀牛刀,便在牛院场子剥起来,剥了一会,刀子不快了。他到处寻找磨石,找了半天,终于在楼上桌子底下找到了。他到楼上蹴在桌子下面把刀磨了磨,又下楼剥往了。这样上楼下楼磨了几次刀,把他给磨躁了。他便用绳索把牛犊一捆,硬往楼上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拖到楼上,他擦了擦满头大汗,笑着说:“这下磨刀再不用上下往返跑了。这办法想尽了,咱这脑筋就是灵。” 山里人坐轿 山里坡陡路窄,闺女出嫁都是骑驴。有个姑娘找了个平川对象,张家港负压风机结婚这天,婆家抬来一顶花轿。四个抬轿的是一伙调皮鬼,想开一下山里姑娘的玩笑,把轿底板抽掉了。姑娘上轿后,只得在里面随着走。抬轿的越走越快,后来索性跑了起来,姑娘在轿里面直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第二天回门,女伙伴问她:“坐轿是个啥滋味?”“和学生上操一样,先走后跑。步子要紧跟上,不然可就把脚后跟磕破了。” 你把该用的都用上 有个乡下人把他爸领到城里照相。交了钱,开了票,就坐在那里排队等着照。排在他前面的是给一个小孩照,小孩又哭又闹。照相师傅对好光,举起一串铃铛,当啷啷一摇,啪地就照了。挨着给他爸照了,师傅安置他爸坐好,给他爸衣服拽展,帽子戴端正,大灯一开,捏住皮球,说:“留意,我要照了”“哎哎哎,慢着! ”他急忙跑到照相师傅跟前,拦住说:“你怎么不给我爸摇铃呢?从欺负我们乡下人不懂照相吧。你把该用的都用上,咱决不给你少掏钱! ” 你给咱安一个吹的 远村刚拉上电。二娃睡下后,使上吃奶劲,也没把电灯吹灭。他钻出被窝,嘴对着灯泡鼓劲吹,还是吹不灭。第二天,他跑了十里路,找到农电站,生气地说“你们把我的电灯安错了。我昨进夜夜死活吹不灭。”电工笑着说“电灯不是油灯,怎么能吹灭呢?你把开关绳一拉,灯就灭了。”二娃摇了摇头说:“那不对!祖祖辈辈灯都是用嘴往灭的吹。我不要拉的,你给咱另安一个吹的。” 哪个痴缝的麻袋 茅罐和老婆装粮食。拿出昨天刚买的那条麻袋一看,咦!这麻袋怎么没口呢?他便让老婆取来剪刀开个口子。不料,把粮食往麻袋一装,又全部从底下漏出往了。老婆便嘟囔开啦:“哪个痴缝的这麻袋,没口,也没底。” 桂龙卖核桃 桂龙到范村集上卖核桃。他旁边是个卖枣的。卖枣的嗓口清亮,高声叫道:“哎哎——买枣来买枣来,上等的好枣:大枣小无锡通风设备核,小枣没核! ”一阵功夫。一毛裢枣就被人抢购光了。桂龙一见,很受启发,也拉长嗓门,也高声吆喝:“哎——卖核桃卖核桃。大核桃小仁,小核桃没仁! ”尽管他喊破了嗓子,也死活招不来买主。 想挣咱全身像的钱,没门 村里来了个照相的。狗剩还从没照过像,心里有些痒痒。治坤说:“狗剩,照张像吧,照个半身像最省钱”“半身像怎么照?”治坤说:“照半身像,你就得趴在地上。站起来,那全身就都照上了。”于是,狗剩把照像的叫到家里,说:“给我照张半身像。”说毕,咕略一声趴在地上。照相师傅吓了一跳,便说:“你站起来照嘛。”狗剩趴在地上死活不起来,嘴里骂骂叽叽:“哼,想挣咱全身像的钱?没门! ” 卖葱 三锁拉了掌柜一车葱,到集上往卖。掌柜有点不放心。随着过秤收钱、他要价太高,买葱的人问一下便都摇头走了。眼看时候不早了,三锁又饿又渴,巴不得便宜些全部卖掉,可掌柜的就是不减价。正在这时候,三锁村里一个菜贩子过来了。他看了看葱,便无锡通风降温设备问道。“你这葱咋卖’”。掌柜说:“一毛一斤一车走! ”三锁正要答话,菜贩子给他使了个眼角,向掌柜说:“掌柜的,我是葱杆、葱叶分开用。这样吧,葱杆每斤七分钱,葱叶每斤三分钱,我全买下,你看咋样?”掌柜一想:七分加三分仍即是一毛,价钱没变。便说:“好,就按你说的这价钱,一车走,全部卖给你。这万人集上说话哩,你可不能反悔。”菜贩子兴奋地说:“一言为定,马上过秤。”三锁诡笑着向菜贩子眨了眨眼睛,急忙借了把菜刀,不一会儿,一车葱的葱杆和葱叶分了家。秤一过,账一算,钱一交,掌柜和三锁坐在车上哼着眉户戏,高兴奋兴回来了。吃过晚饭,整理现款,掌柜才发现只收了一半钱。他一夜没睡觉,脑子都想疼了,还死活想不通赔在啥地方。 卖猪娃 庆庆在集上卖猪娃,旁边站着个小伙,一个劲儿谈嫌猪姓不好,搅黄了生意。庆庆十分讨厌他。一会儿,讨价还价的人少了,那小伙便凑到跟前说:“你说个正经价,这猪娃我要。”庆庆说“给你算十块零八分钱。”小伙问:“十块钱就行了,为啥还零八分呢?”“你可没看过戏?”庆庆认真地说,“王小二买干爸就是花了十两零八钱银子。”

1 / 154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