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子哥寻子十年终寻获 拐卖者获刑10年买者获刑2年


红星新闻2020-12-02 23:12

12月2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山西寻子哥”刘利勤处获悉,十年前拐卖其子的临县男子崔金平日前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收买其子的张建斌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据新华社报道,2010年4月11日,刘利勤的儿子军军在太原市的家门口被一名陌生男子抱走。自此,他踏上艰辛的寻子之路。10年间,他耗尽家财,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不足40岁的他,已是头发花白。同时,他还帮助7个骨肉失散的家庭团聚。

2020年1月2日,在离太原市仅60公里的交城县安定村,刘利勤终于抱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一段广为人传的视频中,刘利勤在镜头前哭的撕心裂肺,“我不知道儿子就在我眼皮底下,害得我跑遍大半个中国!十年了,弄得我一无所有!老天啊!”

↑刘利勤一家终团圆

1月3日、4日,张建斌及其姐夫崔金平先后被刑拘。4月15日,太原市万柏林区检察院以崔金平犯拐卖儿童罪、张建斌犯收买被拐买的儿童罪向法院提起公诉。10月12日,该案在万柏林区人民法院宣判。

拐卖者获刑10年,买者获刑2年

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4月11日,被告人崔金平在太原市万柏林区小井裕村刘利勤暂住处附近,将在此处玩耍的刘利勤儿子被害人刘静军拐骗带走,并于当日以2.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在吕梁市交城县安定村将刘静军出卖给其妹夫张建斌。2020年1月2日,公安机关根据线索在安定村将刘静军解救。

被告人崔金平供述称,2002年妹妹崔某甲(化名)和张建斌结婚,婚后怀孕五六次都习惯性流产,张建斌和崔某向其打问“抱养个孩子”,自己答应了。

↑附近监控显示,一名男子只花了两秒钟,就把刘利勤的儿子带走

2010年4月11日,崔金平准备在小井裕街边看到老乡刘利勤的小孩在玩耍,“我就逗了逗他,他就跟着我走。”随后,崔金平抱起小孩迅速走到距离几百米处的面包车位置,开车去到了安定村的崔某甲家。

↑刘利勤当年的寻子启事

崔金平称,在路上自己给妹妹打电话问有个小孩要不要,并骗妹妹妹夫说是“抱养了一个小孩,人家要2万元补偿。”在将小孩给了妹夫后,自己就开车回了太原,并把车卖了。

被告人张建斌供述称,2010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公历4月11日),崔金平电话称“有个两岁的小男孩,可以自己吃饭了,要不要。”自己问崔金平“这个小孩是不是正常渠道来的”,崔金平说是。

↑万柏林区人民法院判决书

“打完电话后,我接到妻子电话说崔金平带着这个小孩来家里了,我回家看到床上坐着的孩子,崔金平说孩子父亲赌博输了钱要卖了这个小孩,2万多元。”张建斌称,自己当时手头没有2万元,找人借了2万元左右,将2.5万元交到崔金平手中,之后崔金平就开车走了。

法院认为,被告人崔金平以出卖为目的,对幼儿采取欺骗、利诱手段使其脱离监护人,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张建斌明知是被拐卖的儿童,仍予以收买,其行为已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张建斌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可以从轻处罚。

太原市万柏林区法院判决,被告人崔金平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张建斌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生父:孩子已经融入原本的家庭

12月2日下午,刘利勤从万柏林区法院获得该案的判决书。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法院工作人员告诉他,崔金平等人没有上诉。

刘利勤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孩子已经融入原本的家庭,但学习上还差点。“他的养父母放养式教学,导致孩子学习很差,回来后我又让他留了两年,现在在读五年级。同时也在努力纠正他以前的一些坏习惯。”

↑刘利勤十年寻子

他称,自己母亲在孩子失踪以后不久便得了病,为了找孩子都把看病的钱省掉了。“今年孩子是找到了,但母亲也因病于3月份去世。崔金平等人给我家造成的伤害难以磨灭。”

“为了找孩子,十年时间花了五六十万,都是找亲戚朋友借的。”刘利勤说。

据中新社报道1月14日报道,孩子丢失之前,刘利勤原本希望在太原买房定居,孩子的失踪让他的安居梦成为泡影。在全国各地找孩子,交通费、食宿费、印刷寻人启事和防拐资料……十年来,由于经常奔赴外地,寻子不仅耗尽了刘利勤的积蓄,还欠了一些外债。

↑2011年,刘利勤(右三)与其他寻亲父亲开着一辆破旧的农用车,踏上了漫漫寻亲路

刘利勤说,崔金平跟自己不仅是老乡,还是亲戚关系。“案发前一天,他还来我家踩过点,孩子失踪以后,我向警方报案,崔金平不承认又给放了。而且最终孩子我也是通过网络找到的。”

据新华社报道,2019年7月,刘利勤做直播时,收到一个观众的匿名私信:“你儿子可能在交城县。”但是,刘利勤没有去。2019年12月,刘利勤在做“寻子直播”时,这位好心人有些生气:“你为什么还没有去?”对方还提供了详细的地址。

↑刘利勤父子和其他寻亲家长在一起

按照线索,刘利勤和亲人三次进入安定村。第一次,只拍摄到一张孩子模糊的照片,但看着就像;第二次,拍摄到孩子的一张清晰照,通过“守护者”(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移动应用端)AI人像对比,其相似度高达67.4349;第三次,刘利勤的弟弟等家人以办事的名义,居住在村中,借机和孩子接触,成功获得孩子的头发。

2020年1月1日, DNA检测比对成功。1月2日晚,当地警方和刘利勤一起到交城县的农村,将刘静军解救了出来。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