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不边界谈判有大进展 印度会从中作梗?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 刘欣 曹思琦】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政府代表、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同不丹政府代表、外交大臣丹迪·多吉14日通过视频方式在北京和廷布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多名南亚事务专家1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备忘录的签署是中不解决双方边界争议道路上的里程碑,这一重要突破既为未来两国正式建交奠定基础,也将进一步削弱印度在边界问题上同中方“搅浑水”的借口。不过,印度预计不会轻易接受中不在解决边界问题上的进展,更不排除未来在谈判达到关键节点时为中不两国设置障碍。

2021年10月14日,中国政府代表、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同不丹政府代表、外交大臣丹迪·多吉通过视频方式在北京和廷布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图源:外交部网站

推进中不边界谈判,对未来中不实现正式建交是重大利好

截至目前,中不双方并未就“三步走”路线图作出详细说明。不过,多名专家指出,中不“三步走”或将类似中印边界谈判“三步走”的框架,即先确立边界划界的基本政治原则,再具体解决边界争议问题,最后签署协议并在现地勘界。

不丹外交部14日发表声明称,上述谅解备忘录的签署将“为两国边界谈判提供新的动力”。声明称,“三步走”路线图于2021年4月在昆明举行的中不边界问题专家组第十次会议上最终确定,并分别提交廷布和北京批准。《印度教徒报》援引不丹外交部消息人士的话称,“三步走”路线图是一项“积极进展”,将使双方就边界争端进行“更有针对性和系统性的讨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助理研究员王瑟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三步走”路线图谅解备忘录的意义重大。中不边界谈判从1984年开始,到现在已举行了24轮正式会谈,但一直未取得重大突破,此次备忘录的签署为加速中不边界谈判、打破当下僵局奠定基础,对未来中不实现正式建交也是重大利好。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不边界问题较为特殊,其不仅关系到不丹,更是中印关系中的一个负面因素,中不未划定边界一度曾为2017年印度挑起中印洞朗对峙的借口。在此背景下,如果中不边界谈判取得重大突破,将进一步削弱印度在边界问题上“搅浑水”的法理性,使印度少一个在边境地区挑衅中国的借口。

此次中不备忘录的签署正值中印在两国边境西端对峙已持续17个月、中印进行13轮军长级会谈之际。本月10日,中印两军在莫尔多/楚舒勒会谈点中方一侧举行第十三轮军长级会谈,但会谈进行并不顺利。据中方发布的消息稿称,会谈中印方仍坚持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为谈判增加了困难。而在会谈前一天,印度陆军参谋长纳拉瓦内曾放话指责中国军队仍在边境地区“大规模集结”,并强硬声称印军也将继续驻留当地。同期,印度一些媒体借机造谣解放军士兵在藏南地区实际控制线附近“越线被扣”,随后被这一消息也被解放军方面辟谣。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南亚事务专家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不在此时签订备忘录,双方各有考量:不丹既希望展现出对解决和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间边界问题的诚意,也在一定程度上传递出试图摆脱印度干涉的意愿;对于中国而言,由于近两年印度在边境地区频繁制造事端,中方通过和不丹推进边界谈判,可主动把握事态发展方向,避免跟着印度的节奏走,且中不边界谈判的推进亦有利于反向推动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

上述专家同时认为,此事也向外界清楚地展示出,中国对于和周边国家和平解决边界争端的诚意,是对印媒多年来抹黑中国“霸凌他国”的一次有力反击。

不丹加强对华关系的动力不断提升,但最大障碍仍是印度

分析人士指出,在过去这些年里,印度的阻挠是中不边界谈判迟迟未能取得重大进展的最大障碍。一旦不丹与中国划定边界,那么印度就会成为唯一没有与中国解决边界问题的邻国。王瑟对《环球时报》介绍称,此前中不两国在边界问题上一度达成一些谅解,但印度觉得这些内容损害其利益,尤其是在中不边界西段地区,相关进展可能会对该国的西里古里走廊造成威胁。在洞朗危机后,中不两国曾长时间没有举行关于边界谈判的专家组会议,这正是印度干涉因素的一个明证。

由于地缘因素,印度长期以来对不丹的外交安全政策具有巨大的话语权。自从1949年印度与不丹签订《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至2007年,不丹的外交均接受印度“指导”。2007年后,虽然在印不两国废除了外交指导,但印度对不丹的干预仍然存在。

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期间,《环球时报》记者曾赴不丹采访,观察到印度对这个国家方方面面的深刻影响。在不丹西部的军事重镇哈阿,驻扎着印军驻不丹军事顾问团司令部和旺楚克·洛宗军校,构成了一个由印度军队主导的军事区域。而对于印度的存在和“帮助”,当地居民有着复杂的情感:作为一个小国,不丹需要印度这样一个庞大的邻居;但另一方面,印度挑起的与中国的矛盾可能会将不丹拉入深渊,这令他们感到恐惧与担忧。而一些接受过高等教育或了解国际局势的人则认为,印度说的“为了保护不丹”是一种谎言。

王世达表示,印度在建国后一定程度上继承甚至加强了当年英国殖民者对喜马拉雅山沿线和周边国家的影响力,这一影响力对不丹尤为明显。由于地理因素,不丹被深锁在喜马拉雅山内陆地区,其包括燃油、粮食在内的基本生活物资,都需要通过印度领土进口,这导致印度对不丹的内政和外交政策都有极大的干涉能力。

“在此前不丹的一次选举中,某政党在第一轮选举中处在上风,但印度认为该政党的对印态度不够满意,因此通过停止对不丹供应燃油出口,直接导致不丹生活生产乃至用电都出现问题。而这也直接造成在第二轮选举中,印度支持的、原本落后的政党后来居上。这是印度对不丹影响力和干涉能力的一次最明显的体现。”这名南亚专家对记者称,这种影响力直至今日仍未有实质性改变。

但分析人士指出,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不丹加强与中国联系、寻求同中国建交的动力正不断提升。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张永攀介绍,从1985年开始,不丹开始和多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与中国保持一定数量的外贸关系。在抵制达赖集团在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窜访的活动上,不丹一直以坚定的态度支持中国,流亡藏人对该地影响也较小。

张永攀曾多次前往中不边境实地考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由于印度政府的干扰,中不划定边界和建交的道路上困难重重,但多年以来,两国边界争议地区实际上基本保持和平稳定,双方牧民、农民的生活状态都非常和平、安宁。

印度外交部目前表态“谨慎”,但在关键节点仍可能对不丹施压

不出意外的是,此次中不两国签署谅解备忘录迅速得到印度方面的关注。印度外交部发言人阿林丹·巴奇14日在定期新闻发布会上评论称,印度注意到中不签署的这份备忘录,“不丹和中国自1984年以来一直在进行边界谈判。印度同样也一直在与中国进行边界谈判。” 不过,巴奇没有回应不丹是否向印度通报上述谅解备忘录的问题

多家印度主流媒体的报道均形容印外交部的表态是“谨慎的”。《印度斯坦时报》称,鉴于印度和不丹在外交政策上的密切协调,新德里不太可能因上述谅解备忘录而措手不及。该报还援引专家的评论称,考虑到这份谅解备忘录可能对已经紧张的中印关系造成影响,印度的谨慎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多名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印度现下无明显反应,并不意味着其在接下来中不实际推动边界谈判中不施加阻碍,中不距离实际解决边界问题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备忘录本身敏感性不高,但达成实质性协议则有较高的敏感性。因此,印度大概率会在接下来中不谈判到达一个关键节点时,向不丹政府施压,阻止不丹落实中不两国已达成的方案,甚至施压不丹向中国提出更大的要求,以达到破坏谈判的目的。”王世达分析认为。

“中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即确定边界谈判框架,本世纪初签署‘三步走’备忘录和相关政治原则。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中直至现在,两国边界谈判并未取得任何进一步实质进展。”王世达称,参照此前中印的先例,中不“三步走”备忘录的签署展现出两国实现边界划定的“光明前景”,但其道路仍然充满曲折。

  • 波浪
  • 波浪
  • 波浪
  • 波浪